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金砖”已成明日黄花?
更新时间:2014-4-15 15:52:57 浏览次数:945
 
 

在过去十年的国际经济界,金砖五国(BRICS)是无庸置疑的宠儿。如今时过境迁,断言“金砖”时代的终结成为新的舆论潮流。诚然,就整体经济形势和发展势头而言,金砖集团已是今非昔比,但五国的政治伙伴关系并非建立在经济逻辑之上,整体放缓的增长速度与其合作基础并无实质关联。即使中国在经济力量方面继续拉大和其他四国的距离,但五国间的政治合作将会确保金砖集团作为一种世界政治力量的地位。

尽管“金砖”概念始出于国际投资考量,但“金砖集团”一开始就作为国际政治力量而存在。这一组织不是投资顾问的发明,而是金砖国家主动的创造。2006年俄罗斯倡议并与巴西、印度以及中国一同组建了这一组织。四年后,中国邀请南非加入。时至今日,金砖集团自我定位为世界新兴经济体与发展中国家的代言人,以集体的姿态质疑、挑战和试图改变由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

近几年,唱衰金砖的言论越来越流行,各种关于“破碎金砖”的断言也此消彼长,金砖解体看似只是迟早的事。几乎无一例外地,这些分析和预言都是建立在金砖集团本质上是一个“经济存在”的前提下。基于此一前提,金砖已成明日黄花, “新宠”取代“旧宠”迫在眉睫。

金砖的始作俑者高盛集团曾推出“Next 11”来长江后浪推前浪。 Next 11包括孟加拉国、埃及、印度尼西亚、伊朗、墨西哥、巴基斯坦、菲律宾、土耳其、韩国以及越南。且不论国家组成,单就名头来看,“Next 11”也远不及“金砖”吸引眼球,难怪高盛集团此次造星运动效果平平。此后,一系列国家名字字母缩写不断涌现,试图取“金砖”而代之,引领世界经济进入“后金砖时代”。2014年呼声最高的是MINT(包括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尼日利亚以及土耳其),令唱衰金砖人氏备感兴奋,期待“薄荷”的清香取代“金砖”的富丽,将“金砖”彻底抛入历史。这次,就连“金砖之父”奥尼尔也为之侧目。

对金砖作为一个经济集团的怀疑,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作为一个国家集团,“金砖”并非一个严肃的经济概念。除去经济表现和经济影响力这两个快速变动的指标,金砖五国在经济上缺乏作为一个集团所要求的定义性特征。

即使在经济表现突出这一指标上,五国成为一个集团也流于牵强。这些国家的经济具有清晰而重要的异质性,而它们之间的经济互补性,与五国其他的经济伙伴国相比,也未见特别。经济学家保罗▪唐纳文(Paul Donovan)曾断言:“金砖四国是一个失败的经济概念”。他的措辞并不过分。“金砖时代”似乎是一个由国际投资界的潮流推手们打造出的一个精致的错觉。金砖五国近来的经济表现不过尔尔, 除中国以外的其他四国都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关于这一集团将引领世界经济的预言,已经淹没在各种证据确凿的质疑中,不再为人所期盼。

进一步看,五国其他的共同特点也不足以将它们整合成一个经济集团。很难说是什么在这五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之间划下了界线。 如果说南非可以被纳入这一集团,那么金砖的大门也应该向经济表现相对强劲的其他经济体敞开,比如土耳其、墨西哥或是印度尼西亚等。埃及前总统穆尔西(Mohamed Morsi)曾提议埃及加入金砖集团,这一倡议听上去并无不妥,至少“金砖”可以华丽变身为“电子金砖”(E-BRICS),更能迎合E时代的潮流。 《福布斯》对金砖集团边界也缺少足够的尊重,提议把迪拜、越南、印度尼西亚、韩国以及新加坡统统包括进来,丝毫不顾及任何可能的排斥反应。

这些“金砖扩大”提议很明显地暗示金砖定义没有明确的集团标准。任何一个经济表现良好且具有地区影响力的新兴经济体看上去都有资质成为该集团的候选成员。顺着这一逻辑,不管金砖集团如今是否被接受为一个恰当的经济概念,这一概念在经济界中迟早会过时。

然而,促使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走一起、并建立起集体认同的,并非那些曾经为人津津乐道的经济奇迹,而是出于现实的国际政治考量。事实上“金砖国家”这一概念出现数年后,这些国家才开始视彼此为同类。奥尼尔当年勇下断言,说“金砖”将会非常了不起。这一想法可能曾让这些国家感到舒坦,但也就仅此而已,这些国家当时并未察觉这一标签的严肃性,也还不太清楚如何使奥尼尔预言成真。

话语的力量永不可低估。不断坚持重复,话语可以制造暗示,创建身份认同,成为行为的合法依据,改变人们对自我和世界的认知。2006年,起初不经意的金砖四国终于意识到,这个一个炫酷的名头可以是国际合作和网络编织的理由,可以带来克服集体行动困难性的机缘。于是,这些国家决定要利用这一直空悬的漂亮标签来组建一股新的国际政治力量。

对南非的邀请凸显了它们的政治诉求与战略目标。南非无论是在经济规模、经济影响力、或是经济增长率,都无法与其他金砖国家望其项背。但从政治角度来看,将南非纳入集团极大地扩展了金砖集团的全球网络,增添了对举足轻重的非洲大陆的代表性。

金砖五国早已经将“金砖”做实为一个政治概念,这很明显会比五国间的经济相关性更为长久,作为政治集团的金砖五国会比它们作为经济集团具有更多的实质性和合理性。这五国无一不是雄心勃勃的地区大国,有意愿、有自信、有使命感、也有能力通过集体行动来逐步改变和挑战西方主导的国际现状。

以金砖五国为蓝本的新型国际秩序会是怎样?这目前还非常模糊,五国对此也很有可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这些国家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它们都对现有秩序并不满意,并且希望通过汇集力量来加以改变。它们都自视为西方主导体制下的崛起大国,都希望全球治理可以反映出它们与日俱增的重要性。实际上,金砖国家已经在改变西方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治理方面表现积极并有所作为。

无可否认,金砖五国间的政治联系依然较为松散。关于合作的政治辞令以及每年举办的金砖国家峰会对外都是很好的宣传,但到目前为之仍然缺乏实质性内容。有人认为这是因为金砖五国缺少相互合作的共同利益基础。但即使是那些看似流于表面的金砖互动也都彰显出了维持集团存在的政治重要性。只要金砖五国对于自身的国际地位以及在国际治理与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有所不满,维持这一集团都将是改变现有秩序的一个非常有用的手段,即使是在经济方面遥遥领先的中国看来也是如此。

中国经济地位远高于其他四国,这通常也是外界认为金砖集团很有可能会解体的原因。如果认为金砖集团是在经济意义上相似的国家的集合,金砖的解体自然不是耸人听闻。但如果把金砖五国看作是政治集团,那么中国经济独大并不威胁金砖的存在,反而能为巩固金砖合作基础提供物质支持。

中国政府尚无放弃不结盟政策的近期计划,但中国热切希望增加其在国际事务以及国际治理中的参与度和影响力,也迫切希望缩小中国实力与在国际治理中话语权的巨大落差。为此,中国急需创造自己的国际网络,而不能甘心作为外围成员国默默存在于西方国家创建并主导的现有网络体系。可以看到,中国正使用其巨大的经济实力确保金砖五国概念的鲜活,深化成员国之间的联系。

作为一个经济概念,金砖集团也许已成明日黄花。但将这五国联合在一起的,是它们的国际政治诉求,而“金砖”概念所创造的政治身份和提供的合作理由,将让这五个雄心勃勃的国家继续依赖“金砖”,并致力于让“金砖”富有价值和光彩。无论经济界再出现什么样的新宠,这和“金砖”的关系已经不大,因为“金砖”早已经在另一个维度上存在和发展了。

此文最初发表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网站上(http://www.carnegietsinghua.org),由清华—卡内基中心授权FT中文网发表。清华—卡内基中心由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与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共同创立,就中美两国共同面临的全球性挑战开展合作研究。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成立于1910年,是美国历史最为悠久、专门从事外交事务研究的知名智库。作者简介:庞珣,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副主任、驻会研究员。

 
上一条:投资新兴市场十大风险  下一条:美国零售销售增长提振股市
Copyright(C)2011 逸岚会展 Rights Reserved.
地址: 上海静安区彭江路602号大宁德必易园C栋402室       电话: +86-21-36538806        传真: +86-21-36538807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 沪ICP备10035698号-1
技术支持:网至普网站建设